云轻欲语

呜呜呜太太们真是世界的财富

荣耀世界邀请赛

       ——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开始,14位国内顶尖高手汇聚,前往苏黎世开始了征程。
       电竞之家上,大大的字引人注目,旁边配着全员的合照,一大块版面都给了国家队。
       “请问叶领队,您对于荣耀世邀赛怎么看?”
       “官方来说应该是高兴我国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您私人呢?”
       “自然是有了更大的舞台可以让我们对战啊,有了更多的对手,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玩法——还有不同思维方式导致的不同战术,这些都让我感到期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 国内的优秀选手齐聚一堂,共同商讨战术,收集对手资料,这种从对手转化为队友的感觉非常奇妙。大家互相都很了解,但这了解却是对对手的了解,磨合问题非常严重,可以说第一次比赛非常匆忙,加上对手新奇的战术,思维方式的不同,国家队很快就被斩落马下。
        荣耀第一次世界邀请赛,中国队仅晋级决赛,就黯然离场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你决定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交给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!”

        同年,张佳乐,韩文清退役,宋奇英接任霸图战队队长一职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再次开幕,邹远代替了张佳乐的位置参加比赛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不断的练习和战术订制,中国队终于取得了冠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中国某城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在电视上看见那个金色的奖杯,在镁光灯的照耀下亮的刺眼。他看见他以前的队友一起簇拥着他追求了很久,但一直没有追求到的东西。他看见他们紧紧相拥,两个女孩子已经激动的哭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真好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。
        电视机直播着颁奖典礼,电脑还处在荣耀界面,一个弹药专家静静呆在竞技场,厨房里烧着水,屋子里有些热,灯光打在他身上,就像镁光灯光打在奖杯上——同样的闪耀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关了烧水的火,下楼在小卖部买了盒烟,坐在小区的花坛边,点燃了一支,深深吸了一口。张佳乐以前不吸烟,这一口深到肺里,他开始剧烈的咳嗽,咳的眼泪都溢了出来,但是他没停,继续用力嘬了几口,直到烟燃下去了一半,他才放下了手中的烟,一只手捂着嘴痛快地咳了起来,咳嗽声撕心裂肺,他简直觉得自己的肺会被咳出来。泪从眼角滑落,他顾不上拂去。老式小区的夜晚尤其的静,一切都陷入了安眠。张佳乐指尖夹着的烟忽明忽暗地闪着,自顾自燃着,烟灰长的已经撑不住重量,颤了颤,静静地飘落,悄无声息。
        咳嗽声停了,但是他的泪停不下来,手还掩着口,将下半张脸遮了去。他长大嘴,无声的大口吸着气,像脱水的鱼。慢慢的他平复了过来,擦干了眼泪,将快要燃尽的烟扔在了地上,用脚碾了碾,插着兜回了家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身处于苏黎世的楚云秀来来回回地翻着手机里的照片,14个人的合影、每个人举着奖杯的照片,手机已经弹出了内存已满的提示。她翻到了烟雨的队员合影,看着站在她身侧的可欣可怡姐妹,还有她的副队,叹了口气。又想到比赛前母亲的话,她丢下手机,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定神,渐渐眼睛发干,眨眼变成折磨,生疼。她用力的眨眼,眼泪贮满了双眼,不疼了,但是停不下来。她双手捂住脸,低声啜泣了起来。她不想离开他们,她才拿了一个冠军,她不舍得。她不舍得。不舍得啊。

        张新杰因为倒时差,水土不服消瘦了许多。“这晚了您怎么还没睡?” “恩,我知道,我会的,再等等吧。” “再过两年,就两年。”“恩,我挂了,您早点睡吧,晚安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已经不小了,母亲多次催促他退役,找个安稳的工作,交个女朋友,早点结婚。可是他还不想退役。霸图队长交替,新的牧师还没有培养出来,还需要他帮衬着,他还没有陪着霸图走完十年——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倒了一小杯烈酒,坐在床上盯着奖杯。小抿了一口酒,登时就觉得辣的不行,眼圈都红了。但他却一仰头,直接灌下了整杯。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,止不住。
       “世界冠军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看到了吗?”



群里面讨论为什么中国队一定是冠军,分析到韩国电竞远超中国,这样我就被说服了,说实话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希望张佳乐能拿冠军,我希望他们不会退役,希望属于他们的荣耀永不落幕。可是我还是写了,不多,但是我写了好久,因为中间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想哭,使劲给憋了回去。前面烂因为不知道怎么表示。反正我现在就是超级难过啊写完了就一点都不想看自己写的玩意了。就这样吧。

清明节感念

        年迈的叶修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就算有氧气罩送着氧气,他的呼吸还是微弱了下去,恍惚间他睁开了眼,入目是一片白光,。光渐渐弱了下去,年轻的苏沐秋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……是来接我的吗……沐……秋”他费力地抬起手,想碰碰他的老朋友,唇扭曲的动着,似是想扯出一抹笑。苏沐秋笑着握住了他的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!”
       猛然惊起,叶修怔了怔才缓过神来,眼前是荣耀的界面,战斗法师的小号正握着战矛站立着,桌子上是吃剩下的泡面。他伸了个懒腰,站起来甩了甩有些酸麻的胳膊,对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发呆
        “刚才……我梦到什么了?”

有的人死了,但他还活着。

白情快乐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很不高兴,因为他今天被张佳乐嘲笑为单身狗了,所以他要找一个人嘲笑找找平衡,于是他去找了叶修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单身没错啊。”叶修正叼着一支烟斜眼看着他,满是不屑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可我不是狗”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遭到暴击×1000000000


小可爱们白情快乐yoooooo(比哈特

[黄沐]要抱抱才可以起来

        虽然知道最近这个梗很火,但是苏沐橙没想到自家恋人会这么幼稚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摔倒了,要沐橙抱抱才可以起来!”黄少天躺在地上,双眼无辜地看着她。苏沐橙放下手中端着的饭菜,蹲下身,决定配合一下,谁想,黄少天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,苏沐橙整个人就跌进黄少天的怀里。紧接着是黄少天放大的脸和唇上温暖的触感。

然后就是饭菜孤零零的在桌子上呆着直到第二天天明。


        展子上get的脑洞√

[喻黄]不离开

        金碧辉煌的大厅,人们觥筹交错,低声细语。化妆间内,黄少天不断的调整着领结的位置,试图让自己更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下面有请二位新人!”

        潮水般的掌声,黄少天踏上红地毯,遥遥看见对面的喻文州。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又觉得似乎不太矜持,便收敛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 在黄少天说完“我愿意”后,该喻文州了。黄少天抿了抿唇,略微激动的轻侧过头,看着喻文州。他的侧脸真好看,黄少天想着,嘴也好看极了。他看着喻文州启唇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,勉强地勾了勾唇角“别开玩笑了文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开玩笑。已经够了。我其实不爱你,不要再这样互相耽误下去了。”喻文州好看的眉紧蹙着,他的眼里还是沉静的,无波无澜,更显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哆嗦着,死死盯着他,喻文州和他对视着,没有退让。

        宾客之中,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冲了出来,打断了他们。她挽住喻文州的手,头靠在他的肩上,对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和他是相爱的,请你成全我们吧。反正你们也没有真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睫轻颤着,双眼缓缓睁开,黄少天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个梦嘛,我就知道,文州怎么可能会离开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抚摸着怀里的喻文州的头,孤零零的一个头,眼睛已经没了,只剩下了两个黑洞,里面还有蠕动着的白色的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文州啊,会永远永远陪着我,绝对不会离开的。”

[双花]生离死别

是生离更痛苦还是死别更痛苦?

孙哲平的答案是死别。

生离好歹有个念想,迟早会相聚,再痛苦,也是可以苦尽甘来的,不过是思念的折磨。可是人死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他们的生离是在孙哲平受伤的时候。张佳乐独自扛起百花。张佳乐很艰难,很痛苦。孙哲平不痛苦吗?当然痛苦。可是有什么用呢?他只能含恨离开这个舞台,黯然离去。但是他们两个还在一起。

就算是孙哲平去了义斩,两个人在不同的队伍,爱还是不变的。哪怕相隔的距离再远,也不能撼动心与心的距离。

再后来的世邀赛,奔赴苏黎世。孙哲平也可以跟着他,哪怕他在场上,他在场下。

那是在好几年以后。张佳乐打完了他最后一届的世邀赛,宣布退役。在电话里,他说,大孙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。

遥在B市的孙哲平打开了红色的盒子,深蓝色的天鹅绒上,银色的戒指闪闪发光。他说,好啊,回来给你个惊喜。

孙哲平想,这大概就是苦尽甘来了。

没想到的是,远在苏黎世的张佳乐在挂掉电话以后,爆炸声惊起。世界回绕的,是尖叫声和四散的人群。

“苏黎世爆炸事件造成……”
电视前的孙哲平如遭暴击。他一遍遍拨打张佳乐的电话,只有机械的女声“请稍候再拨……”

孙哲平的心慢慢下沉,四肢慢慢变冷。他瘫坐在沙发上,用手捂住眼。不会的,不会的。声音越来越低,到最后只剩唇的轻颤。

几十年过去了。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颤巍巍地放下了一束玫瑰,用苍老的手摩梭着冰凉的墓碑。我可能没法再给你送花啦。他说。你可别生气啊,换我来陪你,好不好?他温柔地拥住墓碑,好像他的爱人还在一样。

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。张佳乐,你可得等着我。

不久,在这碑的旁边又多了一块碑。

他们就这样,无声地,矗立着。

不再分离。

“队长生日快乐。”
喻文州表示他很喜欢少天送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 首先要祝文州16岁生日快乐啦,也要到了能独挡一面的年纪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最开始被安利入全职的时候我并没有听说你的名字,战队名也是一带而过。比起兴欣,微草,轮回,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你,可你最后却超越了众多在我心中已有好感的人,成为挚爱。
        安利我的好友是微草粉,我听说蓝雨是在她说微草的对敌的时候。那时候她告诫我,不可以粉蓝雨,不然我们就是敌人了。当时我笑着答应了,谁知道天意弄人,我却爱上了你。虽然被打脸,但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,我不后悔。
        好友在安利我的时候对我说,我猜你看完应该会喜欢周泽楷,轮回的。当时我想,或许我会喜欢这个人,强大、内敛。可也是或许。看到你以后,仿佛命中注定般,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我:就是他。
        我爱你,因为是你,所以我爱。
        你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,也不是一个绝对优秀的人。可正是这些缺点让你更耀眼。美玉经过岁月的侵蚀愈加美丽,佳酿随时间愈发醇厚。时光不灭,你便不倒。
        你将不可能化为可能,缺陷已经不再重要,因为你是喻文州。
        喻、文、州,唇舌轻动,三个字在口中回荡,心中全是你,眼中尽是温柔。怎么会有人的名字这么好听呢?像上瘾一样,让人欲罢不能。你若是毒药,我心甘情愿饮下,甘之如饴。
        我心中满满都是爱意,闭上眼,脑海中也都是你。
        你就那么突然地闯进我的心中,抢去了我全部心神。
        我又能如何呢?只要一想到你,心就无法抑制地变得柔软,再柔软,像是化作一汪春水,满是柔情蜜意。除了更爱你,我别无他法。
       你骄傲,我因你自豪。
       我想宣告天下人你的好你的优秀,可又怕别人会抢走你,想把你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看到。
       何等自私。
       我爱你。所以我只能想,我不能。
       或许爱正如此,哪怕尽尝痛苦,也想把甜美全留给你。不想让你难过,不想让你痛苦,我愿意替你承担下所有,哪怕要舍弃一切。
       我好爱你啊。
       文州。文州。

致喻文州

生日快乐。
又及,我爱你。